梦幻诛仙手游丹青:43.第 43 章

作者:天神遺孤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戲精女神最新章節!

    如果內容重復就是沒有買夠防盜比例, 需要等48小時, 比例為80

    她扯出一個干笑:“那咖啡?”

    “和你一樣, 我試試能止疼的奶昔?!?br />
    甄靈眼角一抽,默默點好兩杯草莓奶昔。

    今日她是帶著目的來的,適當時機, 邀請霍迦林和她一起出席安雨的生日宴,自然不能提及安雨,只說要他陪同, 基本上只要他出現, 就可以給安雨沉痛的一擊。

    尤其是最近, 因為上次食堂安雨的諷刺,她想起一件事, 利用好的話可以成為她反轉口碑的鐵證!

    再加上霍迦林這個超強無敵外掛,她等著安雨被虐哭。

    奶昔很快上來, 雪白一片,嘗到嘴里,香甜濃郁的奶香混合草莓的清香, 一起在舌尖上散開,甜的醉人。

    甄靈吃了一口,幸福的瞇起眼,旁邊的霍迦林嘗了嘗, 臉色難看的像是吞了砒`霜。

    “霍醫生不喜歡?”

    霍迦林將奶昔推開, 故意瞥了一眼, “你腿沒事了?”

    甄靈能猜到, 下一句話就是冷飄飄的——既然沒事,我走了。

    她故作疼痛,捂著膝蓋:“還疼呢?!?br />
    霍迦林表情帶了幾分無奈,下一秒突然露出痛苦神色,一只手捂住小腹,薄唇緊抿著忍耐。

    甄靈嚇了一跳,急切問:“霍醫生你怎么了?”

    “可能食物中毒了?!被翦攘智磽溲?,看不清臉上神色。

    “很疼嗎?要、要快回醫院……”甄靈急的站了起來,“我會開車,不行,我沒帶駕照,不管了!快走!”

    她急得去拉霍迦林的胳膊,他手臂結實,身形又大,甄靈一拉沒拉動,再想多用力的時候,看到男人的手臂在顫抖。

    不是疼痛的顫抖,是因為笑的發抖。

    甄靈愣了幾秒,明白了。

    她臉色一繃,知道自己被耍,這回更是當面的。

    再怎么樣,她也是個年輕女孩兒,不可能沒有脾氣,立刻甩下霍迦林的胳膊,她氣呼呼的坐回去,挖一勺草莓奶昔當敵人一樣塞嘴里,把冰碴咬的嘎吱嘎吱響。

    霍迦林瞥去一眼,女孩白皙的臉頰染上淡紅,雙頰鼓鼓,一動一動像只氣鼓鼓的小倉鼠。

    他總覺得甄靈有些地方很矛盾,她有很多面,有時候單純,有時候勇猛,又有著現代人少有的直率。

    開心的時候笑的甜,不高興的時候明晃晃的告訴你:我不樂意了,不好哄的。

    但你如果真的難受,她又是真心著急,而且不會只是原地急得哭,會理智清晰的分析并付諸行動。

    但偶爾,又很呆,傻乎乎的有趣。

    霍迦林轉著奶昔勺子,嫌棄東西太膩,見甄靈吃的津津有味又忍不住吃了一口,繼而又被甜的皺眉。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么不高興了?!彼?。

    甄靈咬冰的動作一頓,心緒飛過,頓時明悟。

    “我想起來霍醫生之前說的那句話了,”甄靈轉過頭,按照小白花人設故意咬唇,粉嫩的唇色經過奶昔的潤澤像是覆了一層水,果凍般彈軟,勾得人想咬一口,“霍醫生總是質疑我呢,但在我看來,我一片誠心,霍醫生倒是藏著掖著,一點都不大方?!?br />
    小丫頭,在玩反將他一軍?

    他幾乎入鬢的長眉一挑,“什么意思?”

    甄靈叫來服務員,直接點了一杯酒上來,言之鑿鑿:“霍醫生,我從頭到尾都沒有騙過你,不信你看?!彼攘艘豢誥?,被酒氣沖的五官一縮,緊接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她的肌膚從白皙漸漸變成漂亮的粉色。

    她抬起手臂,亮出證據:“看,我沒騙你吧?!彼倒約翰荒芘鼉憑?,一碰皮膚就變色,反觀他呢,說什么一杯倒諷刺她。

    她這魚,釣的怎么就這么難呢。

    臉丟了,腿傷了,酒喝了,對方就是不上鉤,還要鬧哪樣?

    霍迦林看著甄靈神氣活現的眼睛,里面寫滿了痛斥:看看我的誠意,再看看你,是不是應該愧疚的寫三千字的檢討書!

    檢討書就算了,身體力行,他也可以,就怕她承受不住,會哭。

    霍迦林沉默的拿過甄靈剛剛喝過的酒杯,仰頭飲下,三秒后,砰地一聲,一頭倒在桌上。

    甄靈目瞪口呆:!!!∑(Дノ)ノ

    霍大神你鬧哪樣,別演了,我是不會再上當的!

    過去五分鐘,連服務員都上前關心,從始至終,霍迦林一直保持昏迷狀態,用事實反駁了她的話。

    他沒騙她,是貨真價實的“一杯倒”。

    甄靈快崩潰了。

    大哥,你用不用這么拼?

    就這么直接倒了。

    不怕她把他賣到深山老林給人生孩子嗎?

    甄靈決定等霍迦林醒了,必須給他上一堂安全課,但現在緊急要務是,把人弄回家。

    甄靈拜托店里的服務員幫人扶到車里,坐上霍迦林車上的駕駛位時心跳惴惴。

    即將啟動車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根本不知道目的地。

    她拍了拍昏睡中的霍迦林,“霍醫生,霍醫生,你家在哪?”

    霍迦林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根根分明的落在眼瞼上,俊美的臉上沒有了平日的冷漠和戲謔,看起來有種小孩子模樣的乖。

    要是這人醒了的時候和睡著一樣可愛就好了,但現在她需要地址啊。

    甄靈無情的手拍向那張讓人瘋狂的俊臉,“霍醫生,霍大神,霍鐵魚,你家住哪?”

    在甄靈大耳刮子一樣的拍打中,昏睡的人終于將嚴實合縫的眼眸睜開,他輕嘆一聲,把臉反一轉,繼續睡。

    ……

    是她打的太輕嗎?

    于是她決定加大力度,聲音響亮車內。

    終于霍迦林開了尊口:“江堰市華英區……”

    嗯?

    霍迦林,和她在一個老家,沒想到倆人竟然是老鄉?

    “不對,是永興市的家?!?br />
    霍迦林又報出個地址,甄靈按了導航,開車駛向小區,最后在保安的幫助下,終于將人帶進了房間。

    當進到霍迦林的家里時,甄靈第一個感覺,是空曠。

    房間很大,在寸土寸金的永興市,無論是住還是租,擁有這么大的房子都是價格不菲的開銷,但這么大的屋子,里面竟有一種滲人的空曠感。

    她扶著昏醉的霍迦林,問:“你住那間房?”

    “……西面、最里面?!?br />
    甄靈艱難的將人拖進房間放床上,好不容易歇口氣,發現房間里干凈的過分,床頭柜上連個杯子都沒有。

    轉頭無語的看向俯趴著的霍迦林,覺得自己真是活找罪受。

    她累的坐在地上靠床擦汗,邊吐槽:“你真是一杯倒啊?!?br />
    這純屬她的自言自語,旁邊卻有人應了聲:“嗯?!?br />
    甄靈:?

    她慢慢回過味來,盯著半昏迷的霍迦林,發現除了他睡著的樣子乖,好像喝醉的性格也好像蠻乖的,從一開始問話到現在,都沒有之前的你來我往的互探虛實,老實的不得了。

    像條乖乖魚。

    機會來了!

    她先拋磚引玉的問出第一個問題:“霍醫生,周護士是不是在追你啊?!?br />
    隔了一會兒,霍迦林閉著眼悶悶回:“嗯?!?br />
    哇哇哇,他真的乖乖回答了,甄靈激動地一握拳,心臟緊張的怦怦跳。

    “那你是利用我拒絕她嗎?”

    他有點不耐煩,覺得吵到他睡覺,但還是回答了,語氣傲慢:“我拒絕人,會拿別人當借口嗎?”

    這時候,骨子里的驕傲還在。

    甄靈想起來,當初在醫院里摔了他東西時,他不近人情的趕她走。

    也是,霍迦林這么矜傲的人,怎么會利用其他人拒絕追求者呢。

    回想他當時的維護,甄靈心里泛起一陣甜。

    她突然有點扭捏,緊張的喉嚨發干,“那你為什么拒絕她???”

    這時,霍迦林突然睜開眼,那雙犀利的眼眸此時變得水潤,神情帶著一股子少年的軟萌,語氣溫柔的不可思議:“有你一個就夠了?!?br />
    她的手心漸漸發汗,濕潤了皮膚表面,額頭上也是,臉頰耳尖都在發熱,她感覺自己一張臉一定紅的不成樣子,心臟跳的變了頻率,她緊張的咽了咽口水,慢慢站了起來。

    “那你喜不喜歡我呀?”她勾出一個明媚又羞澀的笑,是少女真實的感情。

    她坐到床上,對上霍迦林迷蒙的雙目,“霍醫生,你說呀?!?br />
    她相信,現在的他,說的都是實話。

    “不準坐我的床?!?br />
    甄靈:“?”

    他說什么了?

    喜歡?愛的不得了?簡直難以自拔?此生唯她一人?

    霍迦林板起臉,真和鬧脾氣的小孩兒似的,命令她:“你下去?!?br />
    甄靈簡直是一臉黑人問號表情包的難以置信。

    這人上一秒還在說情話,下一秒竟然因為她坐了下他的床就翻臉,這家伙喝醉了還有兩幅面孔,他玩四川變臉???

    她開車背人送回家連口水都沒喝,坐個床還要被嫌棄,她還來脾氣了!

    甄靈巍然不動,挑釁:“我不!”

    “你下去!”

    “就不下,你能怎么著?”

    霍迦林頓住了,一臉苦惱的模樣,和算不出算術題的小學生一樣。

    無可奈何又生悶氣,甄靈跟發現新大陸似的盯著他,覺得好玩極了。

    然后,她的手腕被抓住,大力一扯將她整個人拉倒躺倒床上。

    霍迦林的臉湊近過來,他眉色深濃,一雙桃花眼醉人,挺直的鼻梁下是看起來軟彈的唇,這樣一張俊臉湊近,甚至能聞到若有似無的酒氣,幾乎令人迷醉,甄靈緊張的屏住呼吸。

    接著男人體溫稍高的身體覆了上來,從她的角度,能看到領口扯開露出的男性胸肌,皮膚白皙,線條清晰分明,偏瘦的身材,但肌肉完美的覆蓋到軀體,力與美結合,給人極大視覺沖擊。

    手腕被禁錮,身體被覆壓,完全不得動彈,繼而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身前響起:“那我要親你了?!?br />
    她抓著一個陌生女孩,她不認識,素昧平生,但這人剛剛差點把她嗆死。

    整個水房安靜的連根針掉地上都能清晰可聞,氣氛劍拔弩張,戰火一觸即發。

    甄靈緩緩站直,她的頭發和臉全濕著,衣服領口也濕了大半,水流順著線條滴滴答答的往下淌,整個人顯得狼狽難堪,可她的表情出人意料的冷靜。

    沒有尖叫、怒罵、哭喝,甚至眼圈都沒紅一點。

    細白的手指淡定的將遮擋眼前的劉海往上一捋,甄靈整張臉清晰的露了出來。

    瞬間,水房里仿佛出現了一枚潤澤在清水里的鉆石,耀眼發光到刺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