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手游跑商:88.第 88 章

作者:天神遺孤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戲精女神最新章節!

    如果內容重復就是沒有買夠防盜比例, 需要等48小時, 比例為80  深夜, 京一醫院。

    “霍哥, 有人給你點了愛心奶茶呢?!被な空鏡娜斯? 見霍迦林剛下手術, 直接遞了過去, “正好補充能量,溫的呢?!?br />
    “誰點的?”

    “上面沒寫?!?br />
    “你喝吧?!被翦攘腫砣ハ戳?,回到辦公室時,瞥到抽屜里的護手霜。

    這一回, 怕是甄靈再不敢來了, 他看得出來,小姑娘笑的甜, 實則沒心沒肺。

    只是意外的, 看到了她的微信消息。

    沒幾分鐘, 霍迦林走到護士站, 問:“剛才的奶茶呢?”

    趙護士:“都分了,我給您拿別的?!?br />
    霍迦林心頭一沉,“算了?!彼砝肟?。

    正好有人拎著奶茶過來, “小趙, 給我換一個, 我可不喝這個?!?br />
    趙護士一看, 急喊:“霍醫生, 你奶茶!”

    等霍迦林心滿意足的拿走那杯奶茶時, 趙護士在空氣中聞了聞,疑惑說:“好像有草莓味,聞到嗎?”

    “沒啊,你別說,沒想到我們霍大神口味這么重?!?br />
    “什么?”

    “你不知道?那杯是網紅榴蓮奶茶,味道跟豆汁兒和榴蓮混一起似的,那叫一酸臭?!?br />
    那廂,霍迦林一口下去,瞬間見到了靈魂。

    **********

    甄靈一早起來,被轟炸了兩條消息。

    第一個是關于安雨的。

    昨天在食堂的事不知被誰拍了視頻發到校園網上,貼名一看就是來自震驚部的。

    《震驚,昔日閨蜜搶男友不成竟當眾逼迫女神下跪!》

    視頻僅十幾秒,卻相當具有爆炸性,甄靈被燙傷的部分沒有,只截取了安雨意外朝甄靈下跪的畫面,緊接著是安雨同學對他們大喊一句:“你等著!”

    在外人眼里,自然是對甄靈說的,尤其對方神經質的自潑湯水,一樣被風傳成甄靈威脅。

    總之,甄靈惡女心機婊的名聲再一次火了,下面罵她的人無數,手機還收到幾十條匿名侮辱她的短信。

    甄靈郁悶的胸悶氣短,當看到第二條消息,心虛的脖子短一截,昨夜的一時沖動,總有反噬的一天。

    她看到了霍迦林的朋友圈。

    他極少發狀態,昨晚突然發了一張圖片,是他辦公室的照片,桌上是整潔到過分的布置,桌角放著一杯奶茶,正是她點的那個。

    回頭再看霍迦林給她的回復,意味很深。

    我的魚:【果然與眾不同?!?br />
    她手機退回到朋友圈界面,在那張照片下面是前一條狀態。

    【手機丟失,信息勿信?!?br />
    這條是在他回復說喜歡她錯字想吻他的那一天。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甄靈覺得攻略霍迦林沒有當初想象的那么簡單。

    “不會真是個地獄級大BOSS吧?!彼匝宰雜?。

    佟焰開門進來,“你早上不是有課嗎,發什么愣?!?br />
    “對!”甄靈迅速下床,“焰姐,你今天不是也有課,怎么還沒走?”

    佟焰黑潤的眼睛看了過來,露出一個笑,“其實我是她的二重身,佟焰已經上課去了?!?br />
    甄靈不為所動,“焰姐,不用跟我科普靈異知識鍛煉我的能力,我是不會跟你一起看《昆池巖》的,至于二重身,我就當你用《哈利波特》的時間轉換器了?!?br />
    佟焰意外:“你懂得還挺多?!?br />
    “那是?!閉緦楸豢淶拿雷套痰?,愉悅的心情一到教室就沒了。

    原本她在班級里算隱形人,之前出了安雨的事,大家不冷不熱,可今天她一進教室,室內立刻安靜了下來。

    熟悉的情況令她口舌發干,她扶了扶臉上的黑鏡框,低頭含胸的走到教室的前排課桌,一坐下,和她靠著的一整排女生紛紛開始收拾書本,遠離她往后面坐去,獨留她一個。

    甄靈安慰自己:坐擁一排,王的待遇。

    很快,教室里響起對話。

    “還好意思來上課,哪來的臉?!?br />
    “人家家里有錢,花了不知多少才進的學校,能不來嗎?!?br />
    “有錢怎么了,看她穿的和街邊乞丐似的,人丑心壞,再有錢有什么用?!?br />
    “丑也擋不住騷,搶男人就算了,還搶自己閨蜜的,你說有這種人在,咱班能好嗎?!?br />
    “一粒老鼠屎攪一鍋湯,有娘生沒娘教……”

    甄靈眉頭狠狠一抽,說她可以,說她爸媽絕對不行。

    她正打算起身理論,教室進來個人,戴黑色鴨舌帽,黑鉆耳釘閃耀,眉眼桀驁:“誰放屁呢!”

    何一原英眉狠皺,眼睛盯著后排幾個嚼舌根的女生。

    有人憤憤,“何一原,你怎么說話的?!?br />
    “我說的是人話,你們說的是狗屁?!焙我輝蝗緙韌畝舊?,非常痞氣,開始一通訓:“說的頭頭是道,你們親眼看見了嗎,一個個激動的,像你們被搶過男朋友一樣。哦,不好意思,你們沒有男朋友?!?br />
    “你!”

    有人站起來,“不信你去看視頻!”

    “你說校園網那個?那女的自己跌倒才跪的,你們知道前因后果嗎,”何一原走到甄靈身側,抓起她的胳膊,白皙的肌膚上是一大道胎記似的紅印,“她先被人燙的?!?br />
    甄靈有點懵,不知道一直跟她不對付的何一原怎么突然當眾為她抱不平。

    “那也不至于讓人下跪道歉吧?!?br />
    “你臉上倆窟窿是出氣的嗎,自己再看看視頻,那女人自己跌的,什么跪地道歉,威脅報復,你以為演清宮戲啊?!焙我輝肥鈾鬧艿耐?,高聲道,“甄靈要是那種跋扈的人,還能讓你們這么放狗屁?”

    甄靈心虛一僵,她剛才……差點動手來著。

    “你們自己想想,去年板報是不是甄靈自己熬夜做的,軍訓體育課吃沒吃過她買的冷飲,現在笑人家家里有錢,還有你,”他指著剛才諷刺甄靈的女生,“上次來不及交作業是不是甄靈借你抄的?!?br />
    他破口大罵:“一個個長得像人,怎么不干點人事?”

    “行了,小原爺,”何一原的哥們肖宋上前打圓場,“都是同學,別發這么大火嘛,是大家誤會甄靈了,說清楚就好了?!?br />
    看著何一原起伏不斷的胸膛,臉上還帶著未好的淤青,肖宋戲謔道:“不知道,還以為你愛上甄靈了呢?!?br />
    這句話引的緊繃氣氛瞬間松快,室內傳來歡樂的哄笑,誰都覺得,相貌身世一流又是學霸的何一原是肯定不會喜歡又土又陰沉外加一身丑聞的甄靈。

    只有一個人在聽到這句玩笑話后,突然渾身燥熱,耳尖發紅,掌心下少女的肌膚觸感滑膩,他像是被燙到立刻甩開。

    落到他人眼里,就是表明和甄靈劃清界限。

    老師進來,“安靜,上課!”

    *******

    幾人和甄靈坐一排,何一原躲得遠遠,分別在桌子兩端。

    沒多久,他收到一條微信。

    【謝謝你?!?br />
    他低頭打字,刪了又刪,五分鐘后才回復:【你別多自作多情,我是為了班級和諧?!?br />
    【嗯,之前說的漫展你不用去了,我會保守秘密?!?br />
    何一原:【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我等你?!?br />
    【好吧,等你臉好的再去漫展??梢暈飾試趺瓷說穆??】

    何一原不愿在她面前暴露自己軟弱的一面,模棱兩可:【意外而已?!?br />
    沒多久,旁邊的哥們莫名其妙的遞過來一只藥膏。

    【我新買的,給你?!?br />
    他側過頭,看到甄靈正看向他,隔著黑框鏡片,女孩眼眸閃亮若星辰,浩瀚如海般將他裝進了里面。

    她無聲的微笑,說:謝謝。

    從未見過,她對他露出如此純凈美麗的笑。

    完了。

    何一原感覺到胸口炙熱猛烈的跳動,終于意識到,他徹底栽了。

    **********

    當天下午校園網有關甄靈那個頗有引導性的視頻被刪掉,很多不認識甄靈的沒興趣去打探,雖有人奇怪,但熱度依舊降了下去。

    班級的同學被何一原吼了一通后,對甄靈的態度恢復從前,但外界的環境對甄靈異樣的眼光愈演愈烈。

    在輿論逼迫下,甄靈拋卻一切顧慮,傷好之后,再一次去醫院找霍迦林。

    趕巧,她剛進醫院大樓就看到霍迦林往外走,脫去了白大褂,他穿一身常服,估計剛下班。

    “霍醫生?!彼崛岬暮傲艘簧?。

    霍迦林看到她,眸色驟然冷淡了起來,像她是來討債的一樣。

    甄靈走到霍迦林身邊,眼睛眨眨,“霍醫生,你不高興???”

    “跟你有關系?”他態度冷漠。

    “當然了,霍醫生的事就是我的事?!?br />
    霍迦林瞇起眼,眸光危險,“看來,上次我問你的話是想清楚了?”

    甄靈一愣,上次?

    最近繁重的學業與學校里的流言蜚語已經讓她壓力山大,每天累成狗還要照顧傷口不要留疤,可謂是身心具乏,而且距離兩個人上次見面已經過去一周多。

    她心里只剩下攻略的目標,他說的話早忘得一干二凈了。

    一看到她的表情,霍迦林立刻明白了,露出個冷笑,毫不留情的大步往門外走。

    甄靈一臉懵逼,不知道又怎么惹到這條鐵魚,下意識跟上,腳踝突然崴了一下。

    她不受控的喊了一聲。

    霍迦林立刻回頭,看到甄靈疼痛的表情。

    視野里出現男人光潔的皮鞋,一塵不染,干凈的過分,聲音冷若冰霜聽不出幾分關心:“傷還沒好?”

    甄靈心頭一動,聲音委委屈屈的:“傷好了,但可能真的傷到骨頭,偶爾會疼的不敢動?!?br />
    “我帶你去掛號?!?br />
    “不用,”甄靈抬起頭,露出一截雪白纖細的脖頸,鎖骨形狀漂亮,勾得人眼神漸漸向下,她笑的狡黠,語氣卻反差的撒嬌:“我坐會兒就好,我們去前門大街的方月齋吧,那兒的奶昔可好喝了,我一喝就好?!?br />
    霍迦林默默盯了她半響,無奈道:“甄靈,你腦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

    甄靈甜甜一笑,“想你呀?!?br />
    霍迦林愣了一秒,竟突然笑了,美人一笑,當真是顧盼生姿。

    甄靈看傻了。

    “走吧,”在她出神的時候,霍迦林轉身,“第一次聽說喝奶昔能治病,我這個做醫生的也開開眼?!?br />
    哇哦。

    他同意了!

    甄靈內心驚喜的雀躍,跟上去時不忘撩一把,“霍醫生,你笑起來真好看?!?br />
    “我知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