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心梦幻诛仙:番外 三世情緣(8)

作者:暖念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醫劍仙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最新章節!

    神魔大陸,中央城,神女閣正在進行著百年來猶為熱鬧的洗禮儀式,這場儀式聚齊了整個神魔大陸大大小小的勢力。

    神女閣外,更是擠滿了看熱鬧的人群。

    就連頂尖的四大勢力也全都聚齊了。神魔大陸的頂尖人物也一一現身。

    紫金之顛神秘莫測、心狠手辣的尊主。

    神殿最純正血脈的繼承者,紫辰殿殿主,紫玄殿下。

    天絡之境的少主,白一絡。

    這三位,可是整個神魔大陸都響當當的人物。成名早,威名震攝四方。

    這三位,相較于蘭若洲這所謂的圣女,那可真真是一個天,一個地。

    這個地,自然也就是講,用這場洗禮儀式為自己造勢的圣女閣下了。

    一青衣俊郎少年,讓在一老者面前。那少年一看就身份不凡。氣質卓然,風光霽月。

    尤其是那少年一路走來,不卑不亢,神態淡定自若。

    這場子里,可是聚齊了整個神魔大陸的一流勢力呀??燒饃倌?,完全沒有一絲畏懼。

    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到這少年的不凡之處。

    “太上長老,能否借用一下你們的祭祀臺?”

    樓汐這話一出,不僅太上長老,就連全場都愣住了。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怎么回事。

    其實樓汐也很無奈,因為她提出的要求有點太為難,最關鍵的是蘭若洲的祭祀臺,從未有男子踏足,只有女子才能踏進去。

    而很不巧,現在的樓汐就是一身少年妝扮。

    “這……”

    “轟隆隆……”一大片的云團帶著紫色的閃電再一次加深了,紫玄才沒這個耐心跟那什么太上長老嘰嘰歪歪。

    “你不用回答了。這可是我神殿的地盤,不是你蘭若洲的地盤。小丫頭,你趕緊上去吧?!?br />
    與此同時,那個魔神一般的男人,也立于樓汐的身側,表明他的態度。

    雙重的威脅下,蘭若洲的人就算想說什么,也不敢開口。

    白衣女人看到這一幕,直接慌了。為什么,為什么紫殿下要幫那個少年,還有,剛剛她竟然看到那魔神一般的男人,溫柔的看了一眼那少年。

    那溫柔的眼神,竟然是從那魔神的眼睛里散發出來的……

    這一刻白衣女子無法再繼續沉默,淡定了……

    就在樓汐朝祭祀臺的臺階而去時,白衣女子尖叫了起來。

    “不,不行。你不可以上來?!?br />
    “這是我蘭若洲的祭祀臺,你并非我蘭若洲的人,而且還是男子。你上來,會玷污我蘭若洲,甚至會引來神女的天罰的?!?br />
    “你不能上來。下去?!卑滓屢右泊廈?,想把問題放大到整個蘭若洲。

    “太上長老,長老,趕緊讓他下去。萬一神女生氣了怎么辦?”

    白衣女子太過于驚慌,以至于沒有發現,不管是太上長老,還是蘭若洲的其他長老此時身上的修為就像被人禁錮住了一般,整個人都動彈不得。

    就算他們想反抗,也反抗不了。

    “你下去,再過來,我就殺了你?!卑滓屢?,眼神突然凌厲起來,手持瑤琴,朝樓汐發出了攻勢。

    “圣女閣下,我無意與蘭若洲為敵。我只是借用一下你的祭祀臺而已?!?br />
    樓汐不明白,為何這個圣女對自己有這么大的敵意。在魔羅秘境第一次見面,她就對自己有著深深的敵意。

    此時,自己一身男兒裝扮,她依舊對自己有這么大的敵意。

    “何況,你應該看到空中的雷云了吧。你應該也不希望它毀了整座神女閣吧?!?br />
    圣女現在哪里還能冷靜下來思考這些,她現在已經被那個溫柔的眼神給激紅了眼。

    “?!繃櫪韉納幣獬ハ拿哦?,還沒有靠近樓汐的身邊,就直接被天地規則給擋在了外面。

    紫玄冷譏了一聲?!拔拗?!”

    圣女臉色一白……

    為什么,為什么……她不是神女選定的圣女嗎?為什么這一次神女不幫她了。

    就在樓汐踏上祭祀臺時,祭祀臺上所有的法陣統統都全部亮起,而臺上除樓汐以外的人,全被一股強勢的氣息甩出了祭祀臺。

    就連那所謂的圣女都不例外。

    本來所有人都在等那個少年被甩出去,或者被圣女手中的神器打傷。畢竟,他們都想見識神器的厲害。

    可萬萬沒有想到,被趕出祭祀臺外的,竟然是蘭若洲的人。

    而那個青衣少年,安安穩穩的站在臺子中央,被所有陣法包裹著。

    尤其是這個陣法,還散發出一絲金色的光芒。

    “這……”

    “是靈力……”

    蘭若洲的幾個長老對視了一眼。

    神女的傳承之力?。。?!

    他們一個個都懵了,華靈不是神女選定的圣女嗎?為什么華靈連法陣的第一層力量都沒有激活。

    而這個突然出現的青衣少年,不僅激活了祭祀臺上所有的陣法,甚至還得到了傳承之力的認可。

    神女的繼承者,是個男人?不是女人?。?!

    饒是見識過了大風大浪的幾個長老,此刻都沒有反應過來。

    “太上長老,這是怎么回事?”華靈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她的心里閃過一股強烈的不安。

    仿佛她所有的一切,在下一秒就要全部都失去了一般。

    “太上長老,你再不阻止。神女就要降下天罰了?!被楸ё拋詈笠凰肯M?,希望太上長老以及幾位長老能出手。

    可下一秒……

    “轟……”的一聲。祭祀臺散發出清新,柔和的靈力……

    白色的靈力包裹著一絲金色的靈力,圍著整個祭祀臺轉動,把整個祭祀臺裹成了一個圓。

    被包裹在中央的青衣少年,三千墨發翻飛,青衣飄飄,整個人浮于半空中。

    “這……”這回太上長老,以及幾個長老都紛紛肯定了這一幕是什么原因了。

    尤其是當半空中的青衣少年被裹成一個蠶蛹形狀時。

    這個少年被神女承認了,他在接受神女的傳承之力,也在接受神女的最神圣的洗禮。

    無數福澤賜下,萬里之外的蘭若洲百花盛開,百鳥朝鳳,鳳啼龍吟……

    中央城的神女閣,一股濃郁的靈氣自祭祀臺擴散而開。

    蘭若洲的人,即使不盤腿,那股靈氣都自動的往她們身體里鉆去。

    眼尖的人,一個個都盤腿坐下運轉周期,盡可能吸收那股溢出來的靈氣。

    池白眨了眨眼,發現吸收那靈氣的人,一個個都像被洗禮過了一樣,渾身都不一樣了。

    他也直接盤腿坐下,想吸收那靈氣。

    池瞑伸腿踢了他一腳?!罷餑鬩哺椅??!敝灰匕贅椅找幌?,不出一息,他的身體將會承受不住這股力量。

    那金色的靈力,那可是天地間最純正的浩然之氣。

    他們可是半魔,浩然之氣,是最克制他們的存在。

    池白摸了摸鼻子,差點就要死翹翹了。

    半個時辰后,白色和金色相間的蠶蛹開始一層層的脫落,而入定中的人,也紛紛一個個的開始蘇醒。

    除紫玄和紫金之顛的人以后,所有人都多多少少吸收到了一些靈氣。就因為這一絲的靈氣,低階的人直接連跳兩級,高級的人,識海通通都擴張了一些。

    而那些一直停留在瓶頸期幾十年,甚至百年的人,修為統統都有了松動。

    青色的身影從空中緩緩落下,穩穩的落在地上。

    那張風光霽月的臉,更加飄逸、空靈了幾分。尤其是當那雙清澈透亮的鳳眸彈開時,瞬間天地都黯然失色了。

    “轟隆隆……”

    就在樓汐接受完傳承之力后,手臂粗壯的紫色閃電,直直的劈了下來。

    “啪嚓?!鋇諞壞覽?,直接落在了祭祀臺的法陣上。

    “滋滋滋……”

    第二道天雷,緊接而來……

    第三道……

    第四道……

    不知道為什么,在看到那一道道的天雷落下來,全都一一打在祭祀臺升起的法陣上,絲毫沒有傷到那個青衣的少年,華靈竟然有些惱怒。

    這一刻,華靈是多么希望,那個青衣少年,能死在這場雷劫下。

    當第八道天雷落下來時,祭祀臺的法陣,終于“啪……”的一聲碎了。

    第八道天雷直直落在樓汐的身上,雖然樓汐早就做好了準備,但沒有想到,這天雷明明都分散了一些力量出去,打在她的身上,依舊還這么痛。

    瞬間,樓汐的手臂就皮開肉綻了,鮮紅的鮮血滲了出來……

    樓汐真想罵人,她以為自己得到了傳承之力,就有更大的把握對抗雷劫。

    可鬼知道,就是因為得到了傳承之力,她便不能用任何玄力來抵抗這場雷劫。

    就連她身上的靈力都直接被封鎖住了。

    當第九道天雷落下來時,樓汐感覺自己真的要完了。

    而此時,紫玄、池瞑和蘭若洲的太上長老,也發現了樓汐的問題。

    太上長老看了一眼身旁的華靈,急促的說道:“華靈,彈奏鳳凰梧桐瑤琴助他?!?br />
    那個少年得到了神女的傳承,日后便是蘭若洲的主人。他絕不允許他就此隕落。

    他們蘭若洲好不容易迎來了神女的繼承者……

    華靈低下頭,一雙眸子里淬滿了毒。憑什么,憑什么他一個男人要凌駕于她之上。

    她才是蘭若洲的圣女呀。

    別說她手中的并非真正的鳳凰梧桐瑤琴,就算是,她也不可能會幫他的。

    華靈心里雖然不愿意,但卻沒有表現出來。

    而是乖巧的點頭,慢吞吞的盤腿坐下,把琴放在身前。卻遲遲沒有撥動琴弦。

    此時,樓汐已經度過第十三道天雷。

    華靈用余光看向高臺上那個強撐著身子,痛苦的身影。

    死吧,就在天雷中直接死去吧。

    當第十八道天雷落下時,樓汐直接單膝彎曲,一柄長劍憑空出現,撐起了樓汐馬上就要倒下去的身子。

    太上長老心里一驚。怒目看向華靈?!盎?,你還在等什么?”

    雷劫,無人能分攤。但是,鳳凰梧桐瑤琴是神女的武器。臺上的少年得到了神女的傳承,所以,那神器必然能助他渡雷劫。

    可華靈,從始至終,就沒有想過要幫臺上的人。

    “太上長老,你應該知道,啟用神器需要很多靈力。剛剛我受了點內傷,我現在在盡力調節?!?br />
    “嗤……”紫玄聽到這話后冷笑了一聲。

    “不必了,我家小丫頭的命,你還沒有資格染指?!弊閑蝗豢聰蚧?。

    “圣女閣下,我就想問你一個問題?!?br />
    “你確定,你手中的琴就是神女的神器鳳凰梧桐瑤琴嗎?”

    華靈心里一驚,以至于她壓根沒有聽到紫玄說小丫頭三個字。

    華靈臉色微微一白,手指攥緊,指甲深深的陷進了肉里面。

    佯裝鎮定的回答道:“紫殿下,你這話是何意思?!?br />
    畢竟,之前那股金色的靈力,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橄嘈?,除非真正的鳳凰梧桐瑤琴現身,否則她手中的就一定是神器鳳凰梧桐瑤琴。

    紫玄挑了挑眉?!笆鍬??希望一會兒圣女閣下,還能這般淡定?!?br />
    這位圣女可沒有少幫那幾個宮殿對付紫辰殿。紫玄豈會放過這個狠狠踩下她的機會。

    華靈心里一跳。沒錯,在神殿中,有七個宮殿,而紫辰殿,據說是神殿最優秀的繼承人居住的地方。

    華靈之前也想選擇紫玄,可惜,紫玄這人看不上華靈。所以華靈轉而幫了三殿下和五殿下。

    但是她做的都非常隱秘,她不覺得自己的暴露了。

    紫玄沒有再看蘭若洲的任何人。而是掃了一眼那個站在離祭祀臺最近的地方,那個魔神一般的男人。

    輕飄飄的一個眼神,四目相對,轉瞬移開。不過一秒的時間,但兩個都看懂了對方眼神中的意思。

    紫玄得了池瞑的承諾,懸著的心悄然放下了一半。

    紫玄慵懶的坐回位置上,溫潤如泉水一般的聲音,夾帶著強勢的靈氣傳遍了整個中央城。

    “小丫頭,彈一曲鳳凰梧桐瑤琴給本殿聽聽吧?!?br />
    咬著牙強撐著的樓汐,恍惚間仿佛又聽到了那個妖孽男人調侃她的話。

    在玄神之境的十多年,那個妖孽男人時不時就來找她,坐在海棠樹上,要她彈奏一曲。

    只要她敢拒絕,那一天,他就會不停的粘著你。

    每次樓汐都迫于無奈,只能坐下彈一曲。

    迷迷霧霧間,樓汐仿佛又看到了那個妖孽男人坐在樹上,讓她彈奏一曲的場景。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