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丹青阁仙侣搭配:525:在一起了

作者:艾依瑤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我是都市醫劍仙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嬌妻難擋,季先生請接招最新章節!

    說來也巧,宋羨魚到蕭家老宅的時候,正遇到昨天和兒子在一起的那位姑娘。

    權寧寧是和父母一起來向蕭乾蕭坤辭行。

    宋羨魚幾乎是立刻就認出了權寧寧的父母。

    權家在上??晌絞欠綣馕尷?,宋羨魚沒有多少接觸,但是也在一些場合見過。

    季羨宋下午出去參加同學聚會,晚上回到家,迎面的是母親格外燦爛的笑容。

    他直覺有事,果然,宋羨魚笑瞇瞇地舉起一個金色鏤空設計的邀請函,“三天后權家老太太九十大壽,跟我一起去嗎?”

    季羨宋看著母親,“哪來的?”

    “別管我哪來的,就問你去不去?”

    季羨宋接過邀請函,打開看了看,清潤的眸子里分明有喜悅。

    兩天后,母子倆動身飛往上海,當晚下榻在權家安排的酒店里,翌日,就是權家老太太的壽辰。

    權家作為上海頂級的豪門世家,老太太的壽宴自是名流政要云集,權寧寧不滿二十的小姑娘,面對各界大佬一點也不怯場,落落大方地幫父母接待,季羨宋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看著,只覺那姑娘在人群里發光似的奪人眼球。

    權寧寧站著小半日,也有些累,賓客來得差不多了,她找個地方躲著偷會兒懶。

    剛坐下沒一分鐘,季羨宋就在她對面坐下。

    權寧寧對季羨宋的出現,一開始也有些驚訝的,真的是到哪兒都能遇到呢。

    季羨宋把一杯熱水擱在她面前,權寧寧笑了一笑,端過來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下,“季學長打算什么時候回校?”

    “你呢?”季羨宋不答反問。

    “明天吧?!比?。

    “真巧,我也打算明天回去,一起吧?!?br />
    權寧寧一雙清亮的眸子瞅著他,失笑:“那還真是巧?!?br />
    ……

    宋羨魚聽到兒子說明天就要回英國去,著實意外,“這么急?”

    “學校那邊臨時有點事?!奔鞠鬯嗡嬉獾卣易漚榪?,壽宴還沒開始,他就提前離開,定了最近的航班回了京城,收拾好行李,又飛回上海。

    來回一折騰,便是大半日的工夫。

    他不知道的是,權寧寧白天受了涼,夜里發起了高燒,一連兩天,都病得迷迷糊糊。

    季羨宋在機場等了許久,一直到航班起飛了,都不見那個姑娘的身影,給她打電話,那邊也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他忍不住反思,是不是自己的行為給她帶去了困擾。

    權寧寧病好了一些之后,才想起來和季羨宋說好一起回校的事,只是時間已經過去兩天,她打電話打算向他解釋自己不是有意爽約,但那邊的手機處于關機的狀態,權寧寧發了條短信過去,便把這件事拋去腦后。

    之后有兩個月的時間,她沒再見到那個人。

    漸漸地,幾乎把那個人忘了。

    直到那天晚上,她在學校附近的一家面包店結束工作回學校被人糾纏,才再次見到他。

    那天是周末,糾纏權寧寧的男人叫尼克,跟權寧寧和季羨宋一個學校,上個月在一次校園活動上對她一見鐘情,立刻展開猛烈的追求,權寧寧從來不信什么一見鐘情,自然是沒搭理,連著一個月的冷淡之后,尼克仍沒有放棄。

    在面包店外等她下班,想跟她好好訴說衷腸。

    只是權寧寧依舊是愛答不理的態度,他有些苦惱。

    “我有很多錢,跟我在一起,以后你不用辛苦打工賺錢,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Gail,我真的很喜歡你,考慮接受我,好嗎?”

    權寧寧不以為意。

    有人打工是為了生計,而她不過是想體驗不同的人生。

    身為上海首富的女兒,似乎生來就遺傳了父親敏銳的金融頭腦,上高中時就開始用零花錢炒股,這些年下來,手里的積蓄不少,身邊人都以為她不靠家里勤工儉學,卻不知她就算不靠家里,也不需要勤工儉學。

    “真是謝謝你的提議,不過呢,我很享受忙碌的生活,你把你的錢留給需要的姑娘吧?!?br />
    “Gail,我覺得你需要我——”

    尼克擋在權寧寧面前,眼睛里都是愛意,只是他的話沒說完,被身后的人打斷:“你是聽不懂話?她說她不需要?!?br />
    權寧寧朝尼克身后看去,只見季羨宋姿勢簡單地倚著一根路燈桿,光線落在他身上,清貴溫潤。

    “你是誰?”尼克深深皺起眉,不滿表白被人打斷。

    季羨宋直起身走過來,抬手搭在權寧寧肩上,“她是我女朋友,你說我是誰?”

    尼克不信,“Gail是單身,學校里都知道?!?br />
    “嗯?!奔鞠鬯紊酚薪槭碌氐閫?,“昨天還是,但今天不是了?!?br />
    尼克看向權寧寧,似乎等著她反駁。

    但權寧寧只是笑著。

    “他真是你男朋友?”尼克痛心疾首看了她好幾眼,最終還是走開了。

    估計以后也不會再來糾纏。

    “你怎么會在這?”權寧寧手里拎著給舍友帶的蛋糕,抬著頭看向忽然出現的青年。

    “路過?!奔鞠鬯紊焓紙庸擲锏牡案夂?,又道:“本來沒想從這路過,但我忍了兩個月,實在忍不了了?!?br />
    說完,他轉身走在前面。

    權寧寧跟在后面,問他:“你忍什么?”

    “忍著不來叨擾你?!?br />
    季羨宋轉身,站定,“忍著盡量不來給你添麻煩?!?br />
    “但是我想見你,很想,所以就來了?!?br />
    權寧寧跟著停下腳步,望著與自己隔了一米距離的青年,燈光拉長了他的影子,清爽的襯衫長褲,當真是玉樹流光,清雅別致。

    可能是他那雙眸子里的光實在逼人,權寧寧第一次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此后,季羨宋總是會出現在她打工的那家面包店,點上一杯咖啡,靠著窗一坐就是半日,有時候他是對著電腦打著什么,有時候是看書,秀潤天成的青年,總能吸引女顧客的側目。

    晚上他會送權寧寧回校舍,有時候下雨,兩人共撐一把傘,季羨宋沒再說表白的話,卻總在細節之處給她體貼的照顧,淡如水的相處中,時間一晃,季羨宋畢業了。

    這時候,權寧寧還在讀大三。

    畢業禮那天,權寧寧還去參加了,好友慕慕也跟著一塊,慕慕早就知道男神季羨宋在追求權寧寧,不止一次抱怨權寧寧暴殄天物不懂珍惜,如今男神要畢業回國,慕慕忍不住老調重彈。

    “求你從了學長吧,這么帥又有才,鋼琴還彈得好的男人可遇不可求啊姐妹!”

    后面這兩年的相處,權寧寧對季羨宋的感覺發生了些許的變化。

    相比于一見鐘情,權寧寧更相信日久生情。

    一見鐘情只是基于外貌產生一種荷爾蒙沖動,日久生情則是三觀、性格相契而生的一種感覺。

    典禮結束后,權寧寧和慕慕一塊去上課,上完下午的課,權寧寧回校舍換了件衣服,還化了淡淡的妝容。

    抹上口紅后,慕慕眼睛立馬就直了。

    “寧寧,有沒有人說你長了一張充滿情欲的嘴唇?”慕慕咽著口水,“你涂上口紅,我看了都想親一口?!?br />
    說著,將權寧寧從頭到腳打量一遍,“你打扮這么美,干什么去???”

    “跟季學長約會???”

    權寧寧一笑,紅唇映著白齒,竟有股妖嬈。

    二十出頭的姑娘,已經有了女人的成熟,不再是十七八的稚嫩。

    “你猜對了,乖乖在宿舍等我給你找個姐夫回來?!?br />
    ……

    舍友在幾個月前就聯系好倫敦一家科技公司,搬去公司附近住了,校外的房子就只剩季羨宋一個人住。

    權寧寧知道他的住址,但是沒來過。

    季羨宋聽見門鈴,過去開門后瞧見俏生生站在門外的姑娘,臉上明顯有驚訝和驚喜。

    “你怎么來了?”

    外面已經黑了,季羨宋趕緊讓人進來。

    “你要回國了,給你踐行啊?!比瘟嘶問擲锎泳頻甏虬姆共?,以及一瓶包裝精美的干紅,“你吃了嗎?”

    季羨宋立刻搖頭:“還沒,你來得正好?!?br />
    接過女孩手里的外賣,又從吧臺下面找出兩只高腳杯,注意到權寧寧今晚有些不同,季羨宋看得有些晃神。

    “寧寧,你……”

    “怎么?”權寧寧明眸善睞地看過來,季羨宋只覺心口一熱,到嘴邊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沒什么?!彼α誦?,用開酒器打開紅酒木塞,倒了兩杯。

    “季學長今后有些什么打算?”權寧寧輕搖著高腳杯,紅色酒液旖旎迷人,卻也不及她紅唇半分。

    “我父親催著我接手家里的公司?!奔鞠鬯嗡?。

    “我知道,VINCI集團是不是?那么龐大的產業,管理起來可不容易,你要加油?!比倭碩?,又問:“那其他的呢?”

    季羨宋看著她,“什么其他?”

    權寧寧坦然回視,“成家立業,成家在立業前頭,你沒什么打算?”

    都是聰明人,季羨宋立刻明白了她想表達什么。

    他看著權寧寧,目光逐漸變得熱切,權寧寧靜靜地笑著,艷色的唇瓣宛若熟透的櫻桃,光澤誘人,氣氛曖昧起來,情愫流轉。

    季羨宋站起身,一手撐著桌面,另一手隔著一張桌子撫上權寧寧的臉頰。

    權寧寧手肘撐著桌沿,微微仰頭,不躲不避。

    季羨宋俯身吻過來時,她也沒躲。

    嘴唇相碰,不過須臾時間,分開后季羨宋定定地凝視她,女孩清澈的眼底,倒映著他的身形。

    “是什么讓你改了心意?”

    權寧寧臉頰緋紅,心跳很快,認真想了想,搖頭,“不知道?!?br />
    頓了頓,她又道:“但我知道,跟你在一起,我覺得很舒服,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br />
    “你的愛情真平淡?!奔鞠鬯問?,這個年紀的女孩,大部分都向往轟轟烈烈的愛情。

    “你不也是?”權寧寧笑說:“你是我所有的追求者中,最寡味無趣的一個?!?br />
    “所有追求者?”季羨宋坐回自己的椅子,神態和之前不大一樣,權寧寧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哪里不同。

    之前他看她的眼神,是在看朋友,而現在,他的眼神讓她有種感覺——她是他的女人的感覺。

    就連話里,都開始有了身為男朋友的占有欲和醋意。

    “看樣子追求你的人不少?!?br />
    或許這樣的占有欲和醋意不是今天才有,不過是今天才表現出來。

    權寧寧撐著腮,眼波瀲滟:“彼此彼此?!?br />
    兩人就這樣確定了關系,沒有多余的言語,心照不宣。

    這一晚,權寧寧沒有回校舍,季羨宋把自己的房間騰出來給她住,自己則住進舍友的那間臥室,他遲遲睡不著,不是因為認床,而是興奮的。

    今晚之前他還在想,自己回了國,與權寧寧交集會更少,恐怕要不了多久,這姑娘就會把他當人生的過客給忘掉。

    沒想到她送給他這樣大的驚喜。

    季羨宋滿腔的激情無處釋放,兩手撐著地板,腳背勾在床沿做俯臥撐,一直到汗水打濕衣衫,精疲力竭,才停下來。

    夜里一直半夢半醒,天還沒亮,他就醒了,想到心愛的姑娘如今就睡在他的床上,就再也睡不著,于是起床給權寧寧準備早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