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手游逐鹿天下攻略:第115章 吃鬼的鬼

作者:強大的豬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我是都市醫劍仙、小農民修真、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恐怖用品店最新章節!

    童淵說完,自顧自的回到廚房。剛剛進入廚房,童淵又伸出頭來。

    “去左數第二間休息?!?br />
    看著童淵消失在廚房門口,我不由得有些擔心。

    童淵剛才的行為將我嚇到了,我甚至開始懷疑他。只是我覺得現在沒有必要和他翻臉,大不了我不上樓休息,難道他還能將我打暈不成。

    下定了主意,我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樓梯。

    我心中很好奇,二樓到底有什么,為什么童淵一直讓我上去休息,并且還指定了房間。

    只是好奇歸好奇,我并沒有要上去的心思。

    童淵不知道在廚房忙什么,一直在廚房里面,也沒有傳出什么聲音,只是偶爾出來拿上一些東西,看我一眼又回到廚房。

    童淵沒有再提讓我去休息的事情,但我卻能明白的感受到,他之所以出來,就是為了看我是否上樓。

    童淵的行為讓我越來越感覺到不安。

    當童淵再次出來的時候,我直接開口了。

    “童爺爺,你在忙什么?”

    “沒忙什么,你還不上去休息?”

    我笑了笑,沒有回答,而是轉移話題道:“童爺爺,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嗎?”

    童淵一愣,明顯沒有反應過來,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我只得出聲提醒道:“就是鬼核啊?!?br />
    童淵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眼神卻有些閃爍:“哦,鬼核啊,對了,你說鬼核是誰給你的?”

    我皺了皺眉,沒有回答,而是站了起來:“童爺爺,這事對我很重要,我還是出去打聽一下吧?!?br />
    聽到我要出去,童淵的臉色沉了下來,雙眼死死的盯著我,似乎正在壓抑自己的怒火。

    我也看著他,絲毫沒有退讓。

    童淵一下子爆發了,將手中的東西重重的摔在地上,暴怒道:“我讓你去休息,去休息,而不是出去?!?br />
    我沒有理會童淵的暴喝,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地上。

    在那里,童淵扔下的東西正靜靜的躺在地上。

    那是一個紅色的水晶,外形就如同一顆心臟,只是上面布滿了裂痕。

    我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鬼核。

    我將目光移到了童淵的身上,希望得到一個解釋。

    童淵并沒有要解釋的樣子,看向我的目光,憤怒中帶著一絲陰冷,讓人不寒而栗。

    在我的注視下,童淵彎下腰,將鬼核撿了起來,自言自語:“本來還想要煮著吃的,現在只能生吃了?!?br />
    說著童淵將鬼核舉在了嘴邊,半個巴掌大小的鬼核,看上去根本不可能塞進嘴里。

    但是就在鬼核接近童淵嘴的時候,童淵的嘴如同橡皮一般慢慢的擴大,臉上的皮膚開始緊繃。

    皮膚越變越薄,已經可以透過皮膚看到他臉上的血肉。

    嘴足夠大了,鬼核被塞進了嘴里,然后我就看到童淵的下巴高高的鼓了起來,隨后是脖子。

    脖子鼓起一個圓形,正在慢慢的下滑,最后消失在了他的衣服中。

    我的喉結上下蠕動,這樣的行為,讓我看著都覺得喉嚨難受。

    吞完鬼核的童淵,將目光轉向了我:“小伙子,把你的鬼核也給我吧?!?br />
    雖然童淵并沒有向前,我依舊下意識的退后了幾步。

    童淵依舊看著我,伸出手再次道:“把你的鬼核給我吧?!?br />
    “你不是童淵?!?br />
    “哦,為什么?”

    “童淵是好人,他不會做這樣的事情,你到底是誰?”

    “童淵是好人,童淵是好人,哈哈哈哈哈?!蓖ǚ榪竦拇笮?,在笑聲中,眼淚也慢慢的流了下來。

    半響,童淵才止住笑聲,盯著我道:“童淵是好人,但是好人就該死嗎?好人就不能報仇嗎?為什么他們可以得到鬼核去報仇,我卻不行?!?br />
    我微微一愣,似乎從童淵的話里品出一點味來:“你要去報仇?”

    提起報仇,我倒是想了起來,童淵貌似是出車禍死的。只是具體什么事,我倒是記不起來了。

    我的問話讓陷入癲狂的童淵冷靜了下來。

    童淵向我走了過來,而我則不住的后退,或許童淵也意識到了我對他的戒備,苦笑一下,在原地停了下來。

    “所有人都說我是好人,我自己也覺得我是好人,但是好人就應該被欺辱么?”

    童淵看著我,我沒有回答。

    童淵笑著搖了搖頭,繼續道:“他不是故意的,我不怪他,哪怕他撞死了我,我都不怪他。但是千不該萬不該,他不該貪我的錢?!?br />
    “你的錢?”我一下子蒙住了,童淵說的明顯是撞死他的司機,怎么會扯上貪錢的事情了。

    童淵點點頭:“我知道自己不行了,將身上的2000元錢全部給了他,讓他給我的孩子們,可是他沒有給我的孩子,他沒有給我的孩子,是他讓我的孩子進了孤兒院,是他?!?br />
    我很想告訴童淵,2000元錢并不足以讓小孩子生活,但是我沒有說出口。

    我幽幽的嘆了口氣,不齒那個開車人的行為。也不怪童淵想去報仇了,就算是我,現在也恨不得打對方一頓。

    這樣的錢也能貪,我想了想,正要詢問童淵,看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幫助他。

    一抬頭,我頓時被嚇了一跳,童淵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向著我伸出手。

    “把你的鬼核給我,我要去報仇?!?br />
    童淵的雙眼全是一片血紅,整個人如同打了雞血一般亢奮了起來。

    “給你就有用?”

    我抱著一絲懷疑,畢竟這是天道給含冤而死的人的補償,不太可能有鬼吃了就能得到心核。

    童淵一愣,臉上的瘋狂之色更加濃郁:“不,不,會有用的,只要我吃足夠多的鬼核,會有用的,我要報仇,我要報仇?!?br />
    我眉頭一皺,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鬼核是你從那些冤死的鬼身上取下來的?”

    童淵嘿嘿的笑了起來:“是啊,他們有鬼核,卻想要放棄報仇,那還不如給我?!?br />
    “那些冤死的鬼呢?”

    我的聲音變得嚴厲了起來,冤死依舊夠可憐了,卻沒想到死后還要遭受這樣的痛苦,我不由得也憤怒了起來。

    童淵卻歪著頭想了想,然后嘿嘿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小聲道:“噓,他們都在這呢?!?br />
    我眼睛都快要突出來了,胸膛劇烈的起伏,連說了幾個你,卻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現在很擔心,老祖宗讓我找的人,已經被童淵吃掉了。我可不相信童淵指著肚子還會有其他的意思。

    只是,我依舊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問道:“那我問的那顆鬼核的主人呢?”

    童淵一怔,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說的鬼核是哪顆,要不你拿來給我看看,我好告訴你?!?br />
    我差點一口口水就吐了過去,誰會相信這樣的鬼話,但是我也明白,想從童淵這里知道鬼核的信息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戒備著童淵,慢慢的移動腳步。

    童淵卻緊張道:“你要干什么?你要走?”

    我沒有理會,依舊沿著墻壁向著大門走去。

    童淵臉上的兇戾之色一收,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我求求你,把鬼核給我吧,我幫了這么多的人,我為了救小女孩被車撞死,難道你就忍心看那個司機將我的錢昧下,看到我的幾個孩子在孤兒院受盡欺負?!?br />
    我終于明白了,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我對童淵是有憤怒的,但是更多的卻是對那個司機,要不是他,或許童淵依舊是那個好人童淵。

    我停下了腳步,開口道:“如果我幫你報仇呢?”

    童淵臉上出現了錯愕的表情,整個人都呆住了。

    “你,你說什么?”

    “我幫你報仇,我一定讓那人吐出那2000元?!?br />
    童淵夸張的搖頭,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你別想,你別想?”

    我別想,我別想什么。我不解的看著童淵,童淵接著道:“你別想去昧下我那2000元錢?!?br />
    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我好歹也是身價幾百萬的人,我至于么。

    童淵根本沒有理會我的反應,反而不停的念叨著:“你別想去昧下我那2000元錢?!北砬橛姓似鵠?。

    我急忙開口道:“我不會昧下你的錢,要回來后,我直接給你的孩子,并且我會再捐10萬?!?br />
    我的話如同鎮靜劑,瞬間讓童淵冷靜了下來。

    童淵眼中的血色緩緩褪去:“你說的是真的?”

    “是真的?!?br />
    我的語氣斬釘截鐵,童淵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指了指樓上道:“你上去吧?!?br />
    突然的轉折讓我猝不及防,我詫異的看著童淵,不明白他的意思。

    童淵臉上很是平靜:“你要找的人在上面,左數第二間?!?br />
    童淵這么大方的說話,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甚至完全不能判別現在童淵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他不會剛才沒能將我騙上去,現在換了個方法吧。

    我躊躇著沒有動,童淵卻在原地閉上了眼睛:“上去吧,希望你說到做到,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br />
    童淵的話,聽起來并不像是騙我,只是我怎么感覺比剛才更加的滲人呢。

    童淵依舊閉著眼睛,在我看來,很有些愿者上鉤的意思。

    到底是上去還是不上去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