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宝宝化生技巧2018:他的眼神很復雜

作者:鄀寧寧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賴上婚床:林先生別來有恙最新章節!

    露臺上,沈唯正心神不定地聽對面的中年男人說話。

    男人叫賀君鵬,是白姐的朋友,剛才白姐到旁邊接電話了,這個賀君鵬就一直拉著她說個沒完。

    先問她是哪個學校的學生,又問她今年多大了,家里什么情況,一雙眼睛色瞇瞇的上下打量她,讓沈唯覺得自己好像沒穿衣服一樣。

    “你好像挺害羞的啊,”賀君鵬喝一口咖啡,眼神在沈唯身上滴溜溜打轉,“不過小姑娘嘛,文靜點也好,總比瘋瘋癲癲的男人婆強?!?br />
    沈唯沒吭聲,又扭頭朝露臺另一端看了一眼。白姐還在那邊打電話,也不知道是誰的電話,怎么聊這么久還沒聊完。

    沈唯態度冷淡,賀君鵬有點按捺不住了,開始切入主題,“我最近正好休假,想去郊區的月榕山莊住兩天,沈小姐有沒有空,叫上小姐妹一起過去玩一玩?”

    沈唯沒聽見賀君鵬的話,她在走神,猶豫著是現在就走還是等白露打完電話跟她說一聲再走。

    她還是沒見過世面太天真了,還真以為這伴游公司像白露說的那么好,是那種小型私密旅行團,一個團最少四個人,并不是一對男女單獨出游,伴游公司的工作人員會全程陪同。

    現在看到賀君鵬這種人,她就明白這伴游會所到底是什么鬼東西了。

    說的難聽點,就是幫有錢人拉皮條的。

    “沈小姐?”賀君鵬沒等到沈唯的答復,有點疑惑地看著她。

    這冷美人很對他的胃口。現在這種矜持冷漠的女孩可不多見,到這種地方來的女孩子,個個都是八面玲瓏,見人笑成一朵花的。沈唯這樣的,罕見。

    賀君鵬對眼前這個水靈靈的俏丫頭很有興趣。恨不得馬上拐到床上去。

    “嗯?”沈唯抬起眼睛看著賀君鵬。

    陽光下,她的睫毛也變成金色的了,又長又密,漆黑的眸子變成了琥珀色,勾人得很。

    賀君鵬的心頓時癢得不行。

    “我剛才問你周末有沒有空,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郊區玩一玩?”賀君鵬伸手在沈唯手背上輕輕拍了拍。他斜著眼睛,眼神狎昵。

    沈唯的手背像被火燙了一下猛的收了回來。

    如果說之前賀君鵬只是讓她不悅,現在,他切切實實地讓她感到惡心了。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還有點事,想先走了?!鄙蛭ㄙ康卣酒鶘?,臉漲得通紅。

    長這么大,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這男人的齷齪超出了她的想象。

    “哎!別走呀!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說嘛,都好商量的,我這個人一向憐香惜玉?!?br />
    看到沈唯要走,賀君鵬急了,也站起身,想拉住沈唯不讓她走。

    沈唯哪見過這種陣勢,嚇得冷汗都流出來了,想也不想,一巴掌把賀君鵬的手臂打開。

    “啪!”沈唯的手結結實實地揮在了賀君鵬的胳膊上,她用了很大的力氣,賀君鵬往后退了一步才穩住身形,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這邊的動靜驚動了正在露臺另一端打電話的白露,她扭頭一看,趕緊掛了電話匆匆走了過來。

    “怎么了啊這是?”白露看看黑著臉的賀君鵬,又看看滿臉通紅驚慌失措的沈唯,心里大概明白了幾分。

    賀君鵬冷笑,“白露你這帶的都是什么人?一點禮數都不懂!真是大學生嗎?怎么這么潑?”

    白露趕緊賠笑,“怎么啦賀總,是不是小沈惹到你了?她真的是B大的學生,如假包換的高材生!可能年紀小,有點不懂事,您多擔待啊?!?br />
    “年紀小,人家16歲出來混的也沒見過這樣的呀!”賀君鵬下不來臺,使勁拿白露撒氣,“這種不識好歹的以后就不要帶過來了,本來想找個樂子,結果盡添堵了!”

    “哎,不好意思啊?!卑茁噸緩門廡⌒?,“我馬上跟我姐說,讓她給您找個懂事的?!?br />
    賀君鵬瞟沈唯一眼,冷哼一聲走了。

    “哎呀小沈,你怎么把賀總給得罪了?”白露見四下無人,壓低聲音責怪沈唯,“這位賀總來頭大著呢,我特意介紹給你的。剛才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把他給惹了?”

    沈唯不想解釋,覺得心累的很。

    “白姐,我先回去了。今天給你添麻煩了?!鄙蛭ǹ醋虐茁?,“這個伴游的工作我不會考慮的,謝謝你啦?!?br />
    “哎……”白露心有不甘,還想再說點什么,沈唯已經轉身走了。

    “你就傲吧!”白露看著沈唯遠去的身影,小聲憤憤不平地嘀咕,“不就是長了張漂亮臉蛋嗎,有什么好嘚瑟的,漂亮姑娘多了去了,就你這情商,我看你能混出什么名堂來!”

    沈唯沒有聽見白露背后的嘀咕,她發現了一個悲哀的事實,她迷路了。

    這棟樓設計得很有藝術感,并不像普通的寫字樓那樣橫平豎直,東南西北都那么好找,這個大廳到處都是藝術品和各種陳設裝置,空間被分割得很魔幻。

    沈唯明明記得她是順著來時的路走的,結果走著走著發現周圍的景物她全都不熟悉,分明是走錯路了。

    偏偏四周都靜悄悄的,連個工作人員都沒有,想問路都不知道該問誰。

    沈唯又不想給白露打電話。她現在有點生白露的氣。覺得她真是個大忽悠,把她騙到這兒來被賀君鵬那種人欺負。

    正在四處瞎轉之際,沈唯發現墻上的掛的畫挺有趣的,情不自禁停住腳步看起畫來。

    對于繪畫藝術沈唯是外行,但是墻上的這些畫顏色都很艷麗,色彩搭配特別飽滿生動,人物也很細膩,一群人坐在草地上吃喝玩樂的景象看上去充滿了俗世的幸福感。

    看著這些畫,沈唯心里因賀君鵬導致的郁結和憤怒漸漸淡了,她盯著畫上的光影,仔細揣摩著畫家搭配色彩的用意——這些色彩搭配的技巧,對日常生活也很有借鑒意義呢。比如穿衣打扮,再比如家居用品的搭配,都可以用到這些原理。

    沈唯越看越覺得這畫好,手機對準墻上的畫,她正想拍下來回去搜一搜看看是哪位畫家的大作,就聽到左邊的一扇門開了。

    沈唯有點窘。一轉身,她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林彥深站在門口,身后還跟著幾個年紀稍大一些的男人,一行人都盯著她看。

    林彥深?他怎么會在這里?沈唯很震驚地產生了一些不好的聯想:莫非,林彥深也是這家伴游公司的客戶?過來挑“游伴”的?

    應該不會吧?好歹也是校草,想談戀愛,學校里一大幫暗戀他的女生。想單純發展一段肉~體關系,學校里也不乏大膽開放的女孩子。

    應該不至于跑到伴游會所來花錢吧?

    在陌生的地方看到熟悉的校友,沈唯突然對林彥深產生了一點親切感,她正猶豫著要不要主動跟他打個招呼,可是,她的一句“林學長”還沒來得及喊出口,林彥深已經冷冷轉過身,臉色陰沉地走開了。

    沈唯:“……”

    想來想去,她好像沒得罪過他吧?最多也就是那天晚上在校門口她說了一句“我對林大校草一點感覺都沒有。才不想撩他呢”。

    可這話又怎么了?莫非林大校草覺得全天下女生都應該喜歡他?不喜歡他,對他沒感覺就是大逆不道?

    這也太自戀了吧?還給她臉色看,這人真是太奇怪了。

    沈唯在心里吐槽林彥深,也沒心情看畫了,正好看到有工作人員進了剛才林彥深呆過的房間收拾打掃,沈唯忙抓住工作人員打聽怎么走。

    沈唯發現她今天的運氣差到爆。

    因為眼看要走到大廳里,她竟然碰見了沈定國一家!沈定國帶著劉慧琪還有沈心怡,正說笑著朝這邊走過來!

    沈唯想躲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沈心怡已經看見她了,夸張地張著嘴巴,手指朝這邊指著。

    沈唯深呼吸一下調整好心情,不緊不慢地繼續朝前走。

    她不會跟沈定國他們打招呼的,她要把這惡心的一家子當空氣,昂首挺胸地從他們面前經過。

    “姐姐!你也在這里呀?”沈心怡發出熱情得夸張的聲音,快步走過來想握沈唯的手,“你也是過來拿馬球賽門票的嗎?”

    什么馬球賽,沈唯不知道,也沒聽說過。她推開沈心怡的手,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沈心怡馬上委屈地看向沈定國,“爸,姐姐不理我?!?br />
    沈定國不滿地看著沈唯,“沈唯你這是什么意思?妹妹跟你說話你怎么理都不理?還有,你怎么到這里來了?誰帶你來的?”

    沈唯根本懶得搭理他,徑直朝前走。

    劉慧琪伸手拉住沈唯的胳膊,“哎,我說你這孩子怎么回事?你妹妹跟你說話你不理也就算了,你爸爸跟你說話你都不搭理?到底有沒有家教?”

    李慧琪的頭發油光水滑地盤著,鬢邊還插著一枚鉆石發飾,穿了件玫瑰紫的蕾絲長裙,帶著精致的珠寶首飾,整個人都珠光寶氣,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豪門闊太太。

    沈唯看看她,再想想自己的媽媽,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憤恨。

    沈唯扭過頭,憤憤對上劉慧琪的雙眼,“論做人我自然比不上沈心怡,有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親媽耳提面命,沈心怡一輩子相當于活了兩輩子??墑鍬奐醫?,我想我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劉慧琪,你當你自己是誰?你有什么資格,有什么臉跟我提家教?”

    劉慧琪沒想到沈唯直接打臉,老臉頓時通紅,一雙眼睛瞪得要吃人,手指更緊地攥住沈唯的胳膊,長長的指甲掐破了沈唯手臂上的皮膚,“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再說一遍也還是這些話?!鄙蛭ㄓ昧ο胨?,“你還是別聽為好,給自己留點面子吧。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沈唯還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都被扇翻在地。

    沈定國扇了一耳光還不解恨,彎腰揪住沈唯還想再打她,“小畜生!老子今天打死你!竟敢這樣對長輩說話,李桂蓮平時都怎么教你的?沒人教是吧,老子今天替她教教女兒!”

    沈唯被沈定國扇懵了,她雖然身高腿長,但終究骨架小,力氣也不夠大,她極力掙扎著想起身,卻被沈定國按著怎么都動不了。

    頭上肩上臉上都挨了巴掌,沈唯的怒火從腳底板燒到了天靈蓋。她用力吸氣積攢力氣,想從地上站起來。

    打架是吧,好!那就打吧,今天不是她死就是沈定國亡!

    他不把她當女兒,也別怪她不把他當爸爸!為了小三拋妻棄子的男人,不配當她的爸爸!

    就在沈唯雙手撐住地面馬上要一躍而起的那一秒,落在她身上的巴掌突然消失了,沈定國突然往前一撲,整個人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你他媽是誰?敢打我老公?我跟你拼了!”劉慧琪虛張聲勢地嚎叫著。

    沈唯抬頭一看,是林彥深,他身后還跟著剛才那幾個男人,正低頭看著她。

    他的眼神很復雜,復雜得讓沈唯心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