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帮派跑商攻略:他該跟她說什么

作者:鄀寧寧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賴上婚床:林先生別來有恙最新章節!

    “啪!”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林彥深的臉上,第二次挨了一耳光。扇他耳光的是同一個女生。

    “林彥深!你這個王八蛋!”沈唯扇完耳光還不夠,又抬腳在他腿上狠狠踢了一腳。

    往回跑的時候,沈唯才想起來,她不該踢他大腿的,大腿上肌肉那么多,挨一腳根本沒什么感覺,她應該踩他受傷的那只腳的!

    林彥深站在原地,看著沈唯的身影越跑越遠。

    一切發生得太快,就像加速了十倍播放的電影畫面一樣,回頭去看的時候只覺得頭昏腦漲,不可思議。

    林彥深此刻就是這樣,頭昏腦漲,不可思議。

    腿上挨了一腳不覺得疼,脖子上的痛感似乎也消失了,他的身體像是浮在了半空中,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他親沈唯!他竟然親沈唯!

    是瘋了嗎?一定是瘋了!

    現在回想起來,林彥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兒來的勇氣和沖動??醇牧?,看見她淚痕斑駁的臉,他就那么親上去了。

    為什么?為什么突然親她?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沈唯一直跑到宿舍樓下才停下來,停下來之后她才發現自己回到宿舍樓前了??醋攀煜さ穆ッ?,沈唯愣愣苦笑。

    原來,閆貝貝給的羞辱不算什么,原來,在受到更大傷害的時候,宿舍反而變成了一個安全親切的地方。

    沈唯沒有進去,她靠在宿舍樓的外墻上緩緩坐了下來。

    身體的力氣仿佛被抽干。嘴里有點甜,有點腥,是林彥深的血。

    沈唯用力把嘴里唾沫吐出來,想把屬于林彥深的血痕和氣味全驅逐出去??墑?,那氣味卻像刻進了她的腦子里,怎么都散不掉。

    沈唯把臉埋進臂彎里,心里酸澀得厲害。

    林彥深這個王八蛋,王八蛋……他怎么敢!他憑什么!

    沈唯覺得很累,身體發軟,心跳一直很快,像剛跑過八百米一樣。

    她想閉上眼睛緩一緩,可是眼睛一閉上,腦海里就自動浮現出林彥深閉著的雙眼和他長而密的睫毛。

    他的嘴唇,真的很軟……

    沈唯絕望得想哭。她怎么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了?她到底做了什么,讓林彥深誤以為她是那種可以隨便輕辱的女生?

    女生樓402宿舍里,在經過漫長的死一般的寂靜之后,莊沁和杜雨薇正在批評閆貝貝。

    “貝貝,你給沈唯打電話道個歉吧,剛才你說話真的有點過分……”莊沁責備地說。

    杜雨薇也說:“是啊,沈唯這個人本來就心高氣傲,這樣跑出去,萬一出了什么事,將來還是你的責任。你打個電話,問問她在哪兒,我們去接她回來?!?br />
    “嗯,大家都是室友,以后還要一起住三年的,撕破了臉以后都沒辦法相處了?!?br />
    對莊沁和杜雨薇的勸說,閆貝貝一概不理。

    莊沁和杜雨薇無奈的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現在出去找沈唯,豈不是敲鑼打鼓地告訴別人宿舍里鬧內訌了?那文明宿舍的稱號還要不要了?

    “貝貝,你倒是說話呀!”杜雨薇有點煩了,“這事要是鬧大了,被輔導員知道了,我們宿舍的面子都不好看!沈唯那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平時話不多,但真有什么事,她不會服軟的?!?br />
    閆貝貝終于說話了,“我為什么要跟她道歉?她本來就是在勾引陸景修!剛才我沒用勾引這個詞,已經很給她面子了!當初我提醒過她的,不要跟我搶陸景修,她答應的好好的,現在是她不守信用!”

    杜雨薇:“……”

    以前真沒看出來,閆貝貝這么擰巴。

    “算了算了,你們睡吧,我出去找沈唯?!弊咼話旆?,只好開始穿衣服。

    她是舍長,萬一室友出了事,她也擔一定的責任。

    “我陪你去吧,傳出去就傳出去了,被輔導員知道也沒辦法了。總比……”杜雨薇把后半句話咽了回去。

    去年學校有個女生跟室友吵架,一時想不開跳了樓。

    沈唯雖然不像那種吵架會跳樓的人,但這么晚了讓她一個人在外面晃蕩,她們心里還是過不去。

    “哼,真會裝好人?!便票幢叢諫掀桃躚艄制戳艘瘓?,“平時你也沒少說沈唯的壞話吧,現在又開始兄友弟恭,裝好姐妹了?!?br />
    莊沁和杜雨薇結伴而行,跟宿管說了事由之后走出宿舍樓,她們本來以為要在學校找半天的,沒想到一下樓,就看到一個影子縮在樓角的避風處。

    “咦,那是不是沈唯?”杜雨薇指指那個影子,低聲問莊沁。

    莊沁用力看了好幾眼,“好像是。過去看看?!?br />
    果然是沈唯,她靠在墻沿,頭垂在膝蓋上,似乎已經睡著了。

    莊沁和杜雨薇對視一眼,心里都有些難受。沈唯這個人吧,說真的不怎么好親近。她們跟她的關系都算不上親密,但是看到她這么脆弱孤單的樣子,兩人都很唏噓。

    “沈唯?”莊沁伸手輕輕拍拍沈唯的肩膀,“睡著了嗎?”

    沈唯根本沒睡著,她只是縮在這里想心事。莊沁和杜雨薇的腳步聲她也聽見了,只是懶得理會。

    現在莊沁喊她,她沒辦法再裝聽不見了,只好抬起頭,“怎么了?”

    看到沈唯的臉,莊沁和杜雨薇放下心來。沈唯的臉上雖然有淚痕,但她的眼神很平靜。

    “回宿舍好嗎?我們都很擔心你。外面這么冷,呆久了會感冒的?!倍龐贄狽湃嶸羧暗?。

    她還以為要費些口舌才能說服沈唯回去,畢竟她不是那種好說話的人,沒想到沈唯很爽快地點點頭,“哦?!?br />
    沈唯起身想站起來,但是因為蹲太久腿腳麻木了,她身形一歪,差點栽倒在莊沁身上。

    莊沁趕快扶住沈唯,“慢點慢點,走吧,我們扶你回去?!?br />
    沈唯回到宿舍的時候,閆貝貝并沒有睡著,但是她沒有吭聲,假裝已經睡著了。她聽見莊沁和杜雨薇低聲安慰了沈唯兩句,但是沒有聽見沈唯的聲音。

    很快,三個人各自爬上自己的床,宿舍重新歸于寂靜。

    莊沁閉上眼睛,默默吐出一口氣?;購蒙蛭揮鋅瓷先サ哪敲辭坑?,不然這件事只怕是難以善了。

    現在看來結局還不錯,沈唯沒再找閆貝貝撕了。挺好的。

    黑暗中,操場上的強光燈柱從窗簾的縫隙中掃過天花板的角落,沈唯盯著那一小片光斑,眼睛一眨也不眨。

    她回宿舍,只是因為冷,只是因為不想半夜回去讓媽媽擔心。

    不代表她原諒了閆貝貝。

    羞辱她的是閆貝貝,可是人家卻像沒事人一樣在床上睡得安安穩穩,反而是莊沁和杜雨薇跑出去找她。

    這件事,不可能就這么算了。

    閆貝貝不是喜歡陸景修嗎,不是說她犯賤不要臉往陸景修身上湊嗎?好,那她就讓閆貝貝好好看看,什么叫真正的不要臉!

    有個陸景修這樣的男朋友也不錯。以后,她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如果林彥深再敢欺負她,她就找陸景修訴苦,陸景修家不是也挺有背景的嗎,應該不會怕林彥深這個惡霸吧?

    沈唯閉上眼睛,想讓自己快些入睡。明天一大早還有課,現在已經很晚了。

    可是,無論她怎么努力,只要一閉上眼睛,眼前晃動的就是林彥深親她時緊閉的雙眼和長長的睫毛。

    沈唯伸手摸摸自己的嘴唇。嘴唇沒有任何變化,沒有紅腫也沒有干裂,還是原來的樣子。

    可是,又和以前不同了,這嘴唇,被人強吻了。那是她的初吻……

    男生宿舍里,林彥深也輾轉反側無法入睡。

    沈唯為什么半夜跑出來?她還穿著睡褲,她要到哪里去?他只是諷刺了她幾句,她怎么就哭了?她的性格不是很強硬的嗎?為什么突然就哭了?

    她現在在哪里?跑回宿舍了,還是還在學校里游蕩?

    學校里雖然很安全,但是夜深了會很冷,她穿著那么薄的睡褲,在外面待久了一定會感冒的……

    林彥深心急如焚,很想打電話問問,可是拿出手機他才想起來,他壓根沒有沈唯的電話!

    心里煎熬得要命,脖子上的傷也來湊熱鬧,開始疼起來。

    林彥深焦躁不安,無法入睡。

    打電話問吳文正吧。這是唯一的辦法了。他認識的人中,只有吳文正和沈唯有交集。

    林彥深說干就干,拿手機到浴室里撥通了吳文正的電話。

    吳文正的聲音迷迷糊糊的還帶著點驚訝,很明顯是被電話吵醒的聲音,“喂?林少?這么晚了,找我有事?”

    林彥深懶得解釋,直接道,“你有沈唯手機號碼嗎,發我一下?!?br />
    “???沈唯?你找她干嘛?”吳文正很是好奇。

    “找她有事,你發給我吧?!繃盅逕鈑械悴荒頭沉?。

    “哦哦,好,我馬上發你?!?br />
    很快,林彥深手機上收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林彥深看著那串號碼,手心突然有些冒汗。

    沈唯沒有他的手機號,她會不會以為是深夜騷擾電話直接掛掉?

    還有,如果電話通了,他該跟她說什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