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2宠物打书:沈唯都占全了

作者:鄀寧寧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賴上婚床:林先生別來有恙最新章節!

    沈唯確實走了。她跟領班請了個假,提前下班了。

    她看到高君如面色嚴厲地一直在說什么,不用猜,她也能想到她都說了些什么。

    夢醒的太早,她太天真了,還以為這段戀情能瞞天過海,能再撐一段時間。

    沈唯對著鏡子擦掉鮮艷的口紅。

    口紅卸掉之后,露出她蒼白的唇色。沈唯對著鏡子苦笑著搖搖頭,她是怎么陷進去的呢?開始的開始,她并沒有把林彥深當回事。

    為什么,后來會陷進去呢?

    是因為他強勢霸道的追求嗎?還是因為他的真誠,因為他的孩子氣?

    她怎么能陷進去呢?她和林彥深,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沈唯背著包走出了餐廳。

    外面很冷,還好沒有風。沈唯沿著人行道慢慢向前走,走著走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手機靜悄悄的,沒有人給她打電話。

    林彥深知道她走了嗎?林彥深還在跟他媽媽談話嗎?最后的結果是什么?

    不,算了,她不想知道了。

    她又冷又餓,現在只想找一家小店填飽肚子。

    學校外面的米線店還開著門,沈唯走進去要了一份砂鍋米線。坐在桌邊等米線的時候,她把手機關機了。

    眼不見心不煩。

    可是心情還是不好,沈唯專心撕紙巾,把紙巾撕成一條條的,整整齊齊擺在桌子上。

    有人在她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了。沈唯不悅的蹙眉。現在人不多,那么多空桌子,這人為什么非要坐她對面?

    不過她并沒有抬眼去看。愛坐就坐吧。這桌子也不是她家的,她管不著。

    紙巾撕了幾百條了,砂鍋米線終于端上來了,沈唯拿了筷子正要吃,一抬眼,驚呆了。

    對面坐著的人,是陸景修。

    看到沈唯看他,陸景修如釋重負般露出一個笑臉,“天啊,唯唯,我等你抬頭看我等了十幾分鐘!”

    沈唯像做錯了事被抓到的小學生,趕緊把桌子上撕成條的紙巾往自己兜里揣,“呃……景修,我不知道是你啊。你,你怎么不喊我?”

    “我是故意的?!甭驕靶耷嶸?,“我就是想看看你什么時候才能發現我?!?br />
    沈唯:“……”

    有點尷尬。她剛才撕紙巾肯定都被陸景修看到了。

    “怎么了,心情好像不怎么好?是有心事嗎?”陸景修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

    沈唯點點頭,“嗯?!?br />
    這個“嗯”字一出口,心里的委屈又有些壓抑不住地往上冒。沈唯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沒有發紅,不敢再跟陸景修對視了。

    “可以跟我說說嗎?”陸景修溫柔地問她。

    “沒什么……可說的?!鄙蛭ň芫?,拒絕完又覺得自己態度有點生硬,忙加上一句,“沒事,明天就好了?!?br />
    “嗯??牡?。沒什么事是不能解決的?!甭驕靶薜拿紫咭采俠戳?,他在熱騰騰的蒸汽后面對沈唯微笑,“不管怎么樣,肚子吃飽了才是最重要的。先吃東西吧?!?br />
    兩人面對面坐著吃米線。小店的玻璃門關著,時不時有人進來有人出去,帶起一股股寒風。

    周圍都是年輕快活的學生,有人在講笑話,有情侶在互相喂食。墻上掛著的大電視正放著最近熱播的電視劇。

    電視劇里,男女主依偎在一起,在商量該在哪里辦婚禮。

    服務員小妹一邊抬頭電視一邊心不在焉地端著米線在座位間穿梭。也許是因為電視劇,她年輕飽滿的臉上露出羨慕和神往的笑容。

    所有人都是懶洋洋的,輕松愉快的。

    肚子慢慢飽了,身上也慢慢熱了。沈唯終于放松下來。

    陸景修已經吃完了,正耐心等著她。見沈唯抬眸對他笑了笑,陸景修吸口氣,鼓起勇氣問沈唯,“那,你現在是跟林彥深在一起了嗎?”

    沈唯沒想到陸景修會這么問,差點被湯嗆到了。

    “不好意思,嚇到你了?”陸景修把水遞給她,“快喝點水?!?br />
    沈唯喝水,陸景修自嘲的笑笑,繼續道,“他的確很有魅力,我自愧不如?!?br />
    沈唯聽得有點心酸,忙道,“不是的,你很好,是我……”

    是我對你沒感覺?這話說出來感覺更傷人。

    陸景修卻誤會了沈唯的意思,他眼睛一亮,“你沒跟他在一起?”

    沈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和林彥深,算在一起了嗎?也許,今晚就是他們的分手之日吧?高君如已經知道了,她不會放任不管的。

    沈唯苦笑一下,“我跟他,并不合適?!?br />
    陸景修遲疑一下,說:“如果從家庭背景來說,你們確實不合適。林家是超級富豪,他媽媽是商界女強人,據說性格很精明強勢。這樣的人,是很現實的?!?br />
    沈唯沒吭聲。陸景修說的非常對,完全正確。

    “如果你跟林彥深在一起,將來結婚了日子一定很艱難。有這種難搞的婆婆,家庭矛盾會很多的?!甭驕靶藜絳磧圖喲?。

    說完這句話,他自己都在心里鄙視了一下自己。他這是在挑撥離間,他知道,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要這么說。

    他嫉妒林彥深。嫉妒得要命。

    “我跟他,確實不太可能?!鄙蛭ㄇ崽疽簧?,拿起包包,“我吃完了,要回去了?!?br />
    “你回學校嗎?我跟你一起走,不介意吧?”陸景修笑道,“我也正好要回學校?!?br />
    沈唯和陸景修并肩朝學校走去。

    砂鍋店就在學校北門外,路上燈火通明,各種小攤小販都出來了,沈唯和陸景修漫步其中,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學校的確是個充滿正能量的地方,再不開心,看看來來往往朝氣蓬勃的臉,心情都會好很多。

    路邊,一輛朝學校駛去的車子里,窗戶突然降了下來,林彥深的臉出現在窗邊,他臉色發白,一雙眼睛緊緊盯著人行道上并肩而行的沈唯和陸景修。

    他跟老媽大吵一架,不管不顧地喊上小鄭,要去學校找沈唯。

    他以為沈唯提前下班是因為心中難過,他想安慰她,把她抱在懷里告訴她,哪怕全世界反對,他都要跟她在一起。

    可是,他沒有想到,等著他的是這一幕。

    一個轉身的功夫,她就跟那個娘炮前男友搞到一起了!有了男朋友還跟前任牽扯不清,這是戀愛中的大忌,他不信沈唯不懂。

    難怪,難怪她的手機要關機。

    林彥深被妒火沖昏了頭腦,命令小鄭把車停在路邊,一疊聲地喊小鄭給他拿輪椅。

    小鄭不明所以,“二少,您腿腳不方便,喊沈唯來車上說話不是更方便?”

    林彥深不好意思跟小鄭說沈唯故意關機不接他的電話,胸口一股惡氣發作不得,氣得眼睛都紅了。

    小??醋畔湃?,趕快認錯,“我錯了我錯了,二少稍等,我這就給您搬輪椅去?!?br />
    小鄭正要下車去后備箱搬輪椅,林彥深突然狠狠道,“不用了!開車!回醫院!”

    小鄭完全懵了,不知道二少這潑天的怒氣從何而來,想問問又不敢開口,最終還是縮縮脖子,老老實實調頭回醫院。

    回去的路上,林彥深越想越氣。

    人際交往中他最恨兩件事:一,不回消息。二,冷戰。

    這兩條,沈唯都占全了。

    也許老媽說的對,沈唯跟他,真的不合適!一點都不合適!

    看她跟那個娘炮肩并肩親密的模樣,也許,他該成全他們!只有陸景修那種低三下四的男人才能受得了沈唯這種狗脾氣!

    被兒子撂在餐廳,獨自一個人咬著牙吃完那碗淡而無味的清粥,高君如臨走前找到有時的領班,要領班把老板的電話告訴她。

    領班認識高君如,在店里丟了幾十萬鉆戒的女富婆,在有時已經人人皆知。

    聽說高君如要老板的電話,毫不猶豫地發給了她。

    回到家之后,高君如第一時間給有時老板打了個電話。

    聽完高君如的自我介紹和要求,這個名叫孫喜旺的中年男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高總您真是太客氣了,一個小服務生而已,哪里還用得著您親自吩咐,行行行,這事交給我,我馬上吩咐下去,讓主管把她炒掉!并且,我還會通知行業協會,以后呀,沒哪家飯店敢雇傭她了!”

    “好。謝謝孫總?!備呔縵蚶炊猛短冶ɡ?,“以后我們集團的各種宴請活動,只要規格合適,都安排在有時?!?br />
    “感謝感謝!高總果然名不虛傳,做事敞亮大氣!”孫老板的嘴角快咧到后腦勺了。這買賣太劃算了!炒掉一個小服務生,能換來林氏集團的合作,真是做夢都要笑醒。

    掛了電話,高君如怔怔看著五斗櫥上擺著的照片發呆。

    那是她和林彥深的一張合影。林彥深高中畢業,在家門口的草坪上跟她一起照的。

    照片上,林彥深穿著黑色t恤,短短的頭發,笑得一臉燦爛。

    那是她的兒子,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下來的骨中骨,肉中肉。在他身上,她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寄托了所有的希望。

    如果不是為了他,她何必在林氏苦苦掙扎,在豺狼虎豹環伺之下撐著這份家業?

    她在等她的兒子長大。現在他終于長大了,終于快要畢業了,可是,他卻愛上了不該愛的女人,為這個女人,不惜忤逆她,跟她幾乎鬧到翻臉。

    這個女人,就那么好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