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诛仙无限元宝服:那就這么說定了

作者:鄀寧寧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 人氣小說:奧特曼戰記、絕命毒尸、極品小農場、侯府商女、小農民修真、我是都市醫劍仙、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

全本小說網 梦幻诛仙手游头像 www.piuau.icu,最快更新賴上婚床:林先生別來有恙最新章節!

    第二天早上醒來,莊世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拿手機,看微信。

    微信上仍然沒有新消息。張碧落竟然沒有一直沒有回復他!

    莊世寰再也不想忍了,直接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張碧落昨晚睡的太晚,還在睡夢里呢,就被莊世寰的電話給吵醒了。

    她還以為是蔣岑喊她出去逛街,抓起手機也沒看,就迷迷糊糊“喂?”了一聲。

    聽見張碧落睡意朦朧的聲音,莊世寰突然意識到他這種大清早給人打電話的行為是多么不妥,多么失禮。

    莊世寰咳嗽一聲,“還沒起床嗎?”

    張碧落只聽見是個男人的聲音,還沒反應過來是誰,“???”

    “是我。莊世寰?!弊厘競鼙錈?,這女人居然聽不出他的聲音!

    “哦!”張碧落坐起身,拉高被子掩住胸口,“找我有事?”

    莊世寰:“……”

    他懷疑張碧落根本沒看到他的微信。

    “我昨天給你發的微信你看到了沒有?”莊世寰耐著性子問。

    張碧落摸摸額頭,她突然想起來了,昨天莊世寰給她發的微信她還沒有回。

    “看到了。忘記回了?!閉瘧搪浞潘上呂??;掛暈鞘裁詞履?,原來是想約她見面。

    莊世寰:“……”

    忘記回了……他等了大半夜,她就輕輕松松一句忘記回了。

    “很忙是吧?那你把袖扣扔了吧。也不用還給我了?!弊厘究級鈉?,盡管語氣還保持著冷靜。

    張碧落撲哧一笑,“哈?不會是生氣了吧?”

    她覺得很有趣,莊世寰這種玩世不恭的花花大少居然為這點小事跟她生氣?感覺很不可思議啊。

    莊世寰:“……”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看到了別人的微信卻不回復,這是很沒有禮貌的事情!一點也不好笑!

    “哈哈,那就按你說的吧,六點鳳凰廣場?!閉瘧搪湫那椴淮?,“我請你喝咖啡?!?br />
    莊世寰終于找回了節奏:“這么小氣?約我見面就請我喝杯咖啡?”

    張碧落聳聳肩,“是啊,我們窮門小戶的,不像莊大少家大業大,錢當然要省點花了?!?br />
    莊世寰:“……”

    沒脾氣了。第一次聽到有人把摳門說的這么理直氣壯的。

    “好吧,那就這么定了,我困死了,還想再睡一會兒。先掛了?!閉瘧搪淅晾鏈蛄爍齪喬?,把手機掛了。

    聽見手機里嘟嘟嘟的忙音,莊世寰有點郁悶。

    感覺話還沒說完呢,這女人怎么就把電話掛了?是不是太沒禮貌了?

    不過,她對他一向沒什么禮貌,第一次見面就瞪他,第二次見面在他面前脫衣服,第三次調戲他,強吻了他。

    第四次呢?會做什么?莊世寰嘴上嫌棄,心里卻很期待。

    元旦晚會安排在周日上午彩排。

    沈唯早早就被仝楷拉到禮堂去練舞。舞臺上,學生們按節目單上的順序一一上臺彩排,沈唯和仝楷的節目比較靠后,兩人就在下面的空地上一遍遍的練習著。

    沈唯上了舞臺妝,穿了一身梅子紅的舞蹈服,露出兩條大長腿,頭發盤在頭頂,鬢邊戴了一朵白色的絹花。

    舞蹈服彈性很大,很緊身,把她身材的曲線完全勾勒出來了,胸口和裙擺都有閃亮的水鉆,更顯得她胸大腰細,身材火辣。

    她跟仝楷練的時候,就有很多來看彩排的學生偷看她,兩人旋轉她被仝楷攬住腰肢的時候,還有男生吹口哨。

    還有認識仝楷的學生在后面起哄,“仝老師!別把持不住??!”

    仝楷平時跟學生也是沒大沒小慣了,聽見這句話還是有些尷尬,罵了一句小兔崽子。

    沈唯倒是無所謂,反正就是個任務,完成了就完成了,她心里沒什么波瀾。

    兩人練了幾遍之后漸漸找到了感覺,配合格外默契,如行云流水般,把拉丁舞的魅力完全展示出來了。

    沈唯也覺得這一遍跳的特別好,剛才她都聽見圍觀的人群里有一陣很明顯的騷動,大家好像都在嘰嘰喳喳地討論著什么。這說明舞蹈排的還是很不錯的。

    跳得有點熱了,鼻尖有點出汗,沈唯抬起手背擦了擦鼻尖上的汗。

    這一抬眸,她就看見了站在圍觀人群中的林彥深。

    林彥深正盯著她,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沈唯很是驚喜,林彥深不是說今天上去要去教研室嗎?怎么偷偷溜過來看她彩排了?

    沈唯趁著周圍同學不注意,偷偷朝林彥深笑了一下。

    可是,林彥深沒有回應她的笑,他看她一眼,又看仝楷一眼,轉身走了。

    沈唯有點失落,她還想找個僻靜的角落跟林彥深說兩句呢,他怎么就這么走了?

    仝楷去買水了,圍觀的同學也都散了,沈唯趕緊尾隨著林彥深往后走。

    快走出禮堂了,沈唯見林彥深還沒有要停住的意思,趕緊壓低聲音喊了他一聲,“林彥深!”

    喊完她趕緊扭頭朝四周看,生怕被人看見。

    林彥深停住腳步,但是沒有回頭。

    沈唯突然有點懂了,林彥深好像是生氣了。

    氣什么?氣她跟仝楷兩人跳舞嗎?這傻子,她跟仝楷一起跳舞的事,不是早就跟他說過了嗎?還吃什么飛醋!

    沈唯繞到林彥深面前,低聲問他,“干嘛,生氣啦?都不理人家?!?br />
    林彥深看著沈唯。

    她今天真漂亮,濃妝也這么好看。只是,她身上的衣服看得他很是不爽,怎么這么緊身這么暴露!

    腿上穿著肉色的打底褲,遠遠看上去跟沒穿似的,裙擺又那么小,轉個圈,連大腿根部都能看到!旁邊圍觀的那些臭男生,眼睛都看直了!

    胸口的設計也很奇怪,明明是有一層衣服,偏偏弄成肉色的,讓人以為露著大片胸口!

    這衣服的設計就是故意在引誘人往低俗的方面想!

    林彥深很不爽。

    “不是都跟你說過了嗎?”沈唯看到有人朝這邊走,趕快把林彥深往旁邊的走廊上引,禮堂一樓有一些放設備和更衣間,沈唯把林彥深拉到她們舞蹈隊的更衣室里。

    更衣室里沒有別人,沈唯跟林彥深撒嬌,“干嘛呀?還真生氣啦?我跟仝老師一起表演個節目你都不高興,那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跟男生說話了?”

    林彥深一臉嫌棄地捏捏她身上的衣服,“這穿的什么東西啊,這么低俗!”

    沈唯無語了,拉丁舞表演的服裝都是這樣的啊,林大少以前沒看過拉丁舞嗎?

    “都是這種啊?!鄙蛭ㄎ弈蔚?,“國際大賽都是穿的這種舞蹈服。你能不能不要用庸俗的眼光看待藝術?”

    “什么狗屁藝術!”林彥深不屑道,“就是男女調情!你進一步,我退一步,你勾個腿,我再扭個腰,不是調情是什么?”

    沈唯:“……”

    只能說,心里裝著色q的人看什么都色q。

    看到林彥深一副死樣子,要是以前,沈唯肯定扭頭就走。但是今天她決定忍。

    昨天跟莊世寰一起吃飯,她聽到了林彥深很多少年時代的趣事,知道他也曾是個調皮搗蛋的小男孩,甚至到現在,也還有孩子氣幼稚的一面。

    她還知道了在他心里她是多么特別的存在,知道了他從沒對哪個女生這么好過。

    一想到這些,她的心就變得柔軟,有一種類似母性的情懷,想對他好,想去寵他。

    “好啦,別生氣啦?!鄙蛭ㄋ執鈐謁募綈蟶?,踮起腳親了一下他的嘴唇,“就是跳個舞而已,你吃什么醋???傻不傻……”

    沈唯發現林彥深果然是吃軟不吃硬的人,她姿態放低一點,說話柔軟一點,撒撒嬌,林彥深的臉色也好看了一些。

    他伸手把沈唯摟進懷里,緊緊抱住她,“就是要吃醋,誰叫你穿的這么性感,還跟仝楷對著扭來扭去的?!?br />
    “那是排好的舞蹈動作??!”沈唯哭笑不得,“拉丁就是那樣跳的?!?br />
    “扭得我火大?!繃盅逕畎嚴擄吞謁耐販⑸?,“這種舞太勾人了,以后不許你跳了?!?br />
    “好好好,以后不跳了?!鄙蛭ê逅?,“元旦匯演完了,我就不跳了?!?br />
    “嗯?!繃盅逕釕焓幟笏男∑ü?,“不許扭得那么撩人了?!?br />
    “哪里撩人了?”沈唯拿他沒辦法了,“只有你才會往那個方面想,別人都是用看藝術的眼光來看的?!?br />
    “什么藝術不藝術的我不懂,我只看到你把胸抖來抖去,屁股扭來扭去?!?br />
    沈唯快吐血了!

    “林彥深!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么低俗!”

    真的太低俗了!稍微有點教養的人都說不出這樣的話!

    “我實話實說?!繃盅逕詈懿豢牡匕閹飛夏嵌滸諄ǔ斷呂?,往地上一扔,“難看死了!像交際花一樣?!?br />
    沈唯趕快跑過去撿那朵花,“這朵花三十多塊錢呢!扔了我還得再買?!?br />
    沈唯彎腰去撿花,林彥深盯著她的背影。

    那身衣服真的跟沒穿一個樣,這樣一彎腰,臀部的曲線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知道仝楷飽了多少眼福了!

    林彥深很不高興。

    沈唯又是親他又是說軟話,哄了半天才把他哄好。但是林彥深提了個條件,要求元旦跨年那天,沈唯跟他一起過夜。

    “就是在酒店看煙花,那個位置視野好,能看到環球中心的煙花?!?br />
    林彥深是這樣解釋的。

    環球中心那個地方,每年跨年都會有大型的煙花表演,林彥深說的酒店就在環球中心對面。

    沈唯有點猶豫,咬著嘴唇不做聲。

    上次在那家私人影院的事她還記得,當時差點沒把持住。

    “我發誓,只要你不同意,我保證不會對你做什么?!繃盅逕钚攀牡┑?。

    沈唯無言以對,她怕自己到時候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

    “那就這么說定了,不許反悔?!繃盅逕畎兩苛?,“你今天都這么氣我了,我愿意給你悔過自新的機會,你還不好好珍惜?”

    沈唯:“……”

    誰氣他了?分明是他自己思想庸俗,自己給自己找氣受!

    “突然好期待?!繃盅逕盥愕厙琢飼姿淖齏?,“這樣一想,晚上熬夜趕工都有動力了?!?br />
    ————

    林彥深:好期待,可以跟我家寶貝共度一夜呢!整整一夜!

    沈唯:有點怕怕的怎么辦?我不想那么快啊。

    圍觀群眾:別想那么多了,趕緊睡吧。

    作者:同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